<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th id="xttvf"></th>

      24小時咨詢熱線

      (86)4006776668

      知已郵箱

      [email protected]

      首頁>專家委員會>專家談治未病
      專家委員會

      專家談治未病 2016-05-25 16:38:33

      鄧鐵濤先生的止痛妙法

      疼痛的出現,特別是疼痛較劇時,如能掌握一些簡易療法,不但可減輕病人的痛苦,爭得治療時間,有時還能解除疼痛,把病治愈,尤其是在遠離醫院、手頭上又無針藥的情況,更顯其優越性和重要性。現就個人的一些經驗與體會作簡單介紹。

          (一)胃痛
            對于胃脘痛發作及一些上腹部疼痛,我喜歡指壓肩井穴以緩解之。
           曾會診一張姓軍隊高級干部,其胃潰瘍10余年,1972年初入某院治療,經X線鋇透拍片檢查,發現胃小彎距賁門約2cm處有一1.1×1.6cm橢圓形龕影,深約0.9cm,似穿透至漿膜下層,與前片相比,潰瘍病有所發展,醫院主張及時手術治療。但病人不愿作手術,要求中醫會診,會診時病人胃痛較劇,臥床呻吟,情緒低落,對治療失去信心。余見此病狀,首先為病人施行按摩手法,一手點按肩井穴,一手在胃脘部輕按推揉,約半小時后病人胃痛減緩,隨后按中醫辨證處方遣藥。共住院46天,龕影消失出院。出院后續服中藥數月,以后數年斷斷續續服中藥,追蹤5年,每年定期作X線拍片檢查,潰瘍未見復發。
            此例潰瘍的治愈雖離不開藥物治療,但指壓按摩肩井穴一法功不可抹,胃痛的緩解,使病人堅定中醫治療的信心,堅持配合治療,故能取效。我的碩士研究生杜少輝醫師在深圳市中醫院主持急診室工作,亦用此法緩解過多例胃痙攣胃腹痛的急癥病人,并喜云此法成了他常規療法之一。
          (二)腹痛
           小兒因消化不良食滯腹痛很常見,我的長孫曾因食滯腹痛,呻吟難忍,我令其叔(二兒)給他捏脊,捏脊完,放了幾個響屁,便要排便,排便完后,腹痛治愈,并未用過任何藥物。
      捏脊療法治療腹痛,最早見于《肘后備急方·治卒腹痛第九》,其云,“拈取其脊骨皮,深取痛引之,從龜尾至項乃止。”捏脊療法對小兒多種疾病有效,尤其是對消化系統有良效,兒科醫生不可不知。此法于50年代發掘于北京之捏積世家———捏積馮。此法專治疳積故名捏積,馮姓合家世代都以此為業,故稱捏積馮。他們除了捏脊之外,還給患者藥散1包。后經中醫研究院派人從旁研究,始知其作用全靠捏脊,故更其名為捏脊法。捏脊馮的方法是:使患兒俯臥于其母腿膝之上,露兒脊背,醫者兩手食指相對,曲按于尾骶部,以脊突為中線,一邊往上推,一邊用兩拇指向后捏起其脊上之皮,兩拇指輪番按向脊椎棘突并捏起皮膚一步一步向頸椎方向捏行,至大椎穴止,如是反復共捏3次;從第4次起,拇指每捏前2步,拇食4指捏緊脊皮用力上提(上提時或有響聲,是好現象不是壞事),如是2步一提直至大椎穴止,反復捏提共3次;最后以2拇指按于左右腎俞穴處向外分抹3次,全部捏脊過程便已完畢。每天1次,連做6天為1個療程,1個月只做1個療程。
           60年代我院與解放軍157醫院共同進行脾胃學說之研究,用捏脊法治療嬰幼兒營養不良(疳積),取得很好的療效,捏脊后多數患兒精神、食欲、低熱、大便均有好轉(腹瀉者止瀉,便秘者通便),體重增加。研究發現,治療后多數病兒的胃排空時間縮短,胃液酸度與酶活性均提高,血白細胞增加14.6%~40%,分類以嗜中性粒細胞的增加為明顯,其對金黃色葡萄球菌的吞噬率增加0.5~1.5倍,吞噬指數提高0.2~16.7倍。
            我認為,捏脊法所捏過之處包括督脈及其左右之足太陽膀胱經,功能調五臟六腑而補脾胃,脾胃為氣血之海,生化之源,捏脊能使患兒之脾胃健旺,飲食增加,運化正常,“四季脾旺不受邪”,故能提高免疫功能,對幼兒的治療和預防都有一定作用。捏脊法的推廣普及,將有很積極意義,故我在很多場合都講授此法。我一西學中學員,學習此法后,因其兒子半夜發高燒,又逢屋外下著傾盤大雨,難以送院,正焦急之際,猛然想起捏脊之法可提高免疫功能,便對其兒施行捏脊,并在胸脊段加強捏脊,多捏七八次,捏后其兒微汗出,漸能安睡,第2天體溫竟然降至正常。此后該學員在臨床上對捏脊退熱做了較細致的觀察和研究,并發現捏脊能改善血象,能使白細胞偏低者提高,其偏高者降低。并寫成論文讓我審閱,后發表于某一醫學雜志。我覺得這樣學中醫很好,能學有所成。
           (三)頭痛
            頭痛作為一種癥狀,臨床各科均可遇見。除了一些急危重癥之外,我覺得運用“開天門”的按摩手法治療頭痛不失為一種有利無弊的療法。此法可分為3個步驟完成。第1步,采坐姿,自然放松,醫者站于病者前方,一手扶托患者頭部后枕,另一手用拇指在病者眉心印堂穴點揉四五下,然后沿督脈路線,向上向后逆督脈推按至后腦之風府穴,如是反復點揉推按7次。第2步:雙手拇指同時并按在病者前額中央,其余4指貼按在左右顳側,然后用拇指分左右橫抹患者前額至發際。如是者亦反復7次。第3步:雙拇指并按印堂穴,沿雙側眉棱骨之上緣,分左右橫抹至太陽穴,在太陽穴點揉四五下,然后轉換中指從鬢角入發際經顳部繞耳背向后推至風池穴,在風池穴點揉四五下,如是者亦反復7次。以上3個步驟為“開天門”的手法。無論外感或雜病頭痛,經此手法治療,都能不同程度減輕或緩解。
            我小孫6歲那年,曾因外感發燒致頭痛,在床上唉呀亂叫,我讓其父給他“開天門”,開始時有所抗拒,后漸漸安靜下來,不再呻吟,再服幾帖中藥,病也就好了。以后他凡覺頭痛不適,就主動要求我們給他“開天門”,即使手法重些,他亦愿意接受。
            “開天門”不但能治頭痛,而且還能退熱。1984年6月,在去長沙參加“馬王堆醫書研究第二次學術討論會”的列車上,傍晚時分,列車廣播:尋找醫生,要求診治一名高熱女童。到診時,女童約10歲,昏睡枕臥在其母大腿上,起病之由是上午該女童把頭伸出車窗外看風景,迎頭撞風約1個多小時,10時許覺頭痛不適,中午開始發熱,加上周圍環境酷熱(當時車箱內氣溫達30多度),致使女孩高熱難退。列車醫務室的退熱藥已全用過(如阿斯匹林、十滴水等),病情不見好轉,反見其精神漸差,昏睡不起。當時呼之懶應,其額發熱燙手,其舌紅,苔白津干,其脈浮數。此為外感風熱,風火相煽所至。觀其藥已反復用過未效,又沒有其他醫生前來診治,遂囑隨我同行的兒子給她開天門,外加曲池、合谷點穴按摩,施行手法約20來分鐘,見其汗出乃止。并囑其父母慎避風邪,以觀后效。晚上9時多前往探視,病孩高燒漸退,已能坐起與其父母交談,要求喝水進食,此乃胃氣已復,病轉向愈。10時許再探視時,該女孩已安睡,其額已無發熱燙手之感。第2天早上到達長沙終點站時,其父前來致謝,訴說其女精神已恢復,體溫已正常,唯前額腫起1個小包疙瘩,詢問是否有問題。余告知此乃因手法過重所致,過幾天便能消退,為慎重起見,下車后可前往醫院進一步診治以鞏固療效。
            (四)落枕
            落枕一病,特別是急性發作時,給人很大的痛苦,令人坐臥不寧。我認為治之之法,首選按摩。可先在病者的頸肩部患側用拇指指肚或大小魚際部作上下來回較大面積的推按摩擦,手法宜輕,動作要柔和,務使患側肩頸部的皮膚潮紅有熱感,此為第1步,意在促進患部的血液循環,活躍經氣。第2步是在患部尋找痛點,落枕之人,在患處必有1個或數個痛點,痛點之下多有筋結,是由于風寒濕熱瘀等諸因素,痹阻經脈,肌肉痙攣收縮而致,筋結形成,必產生痛點,出現疼痛。當尋找到痛點后,便對痛點下的筋結用手指進行提拉彈撥,點揉推按,各種手法可交替進行,由輕漸重,再由重轉輕,施行手法時間視病情輕重而定,務使其筋結變軟松解,疼痛消失。第3步是收功手法,可用掌背抽拍患側肩頸背部,此法可與第1步的手法相結合,交替各做二三次便可收功。施治此法,須講及時,一病即治,其效神速。
             我院一中年教師曾患落枕,因前1天晚上休息不好,第2天起床便覺右側肩頸部疼痛不適,前往衛生所診治,予去痛片、消炎痛及注射VitB1、VitB12等處理,但癥狀未見緩解,反越痛越劇,頭頸部活動受限,遂上門找余要求中藥治療。到診時,見其頭頸向右側歪,左手搭肩扶頸,頸肩上貼滿鎮痛膏,其狀甚為痛苦。余邊安慰邊給他施行上述手法,由輕至重,大約半小時,其疼痛緩解,頭頸部轉動自如,于是要求再處一方給他,余答曰,病痛已除,只要慎避風寒,無須服藥,遂高興而去。追蹤1周,病無復發。
             (五)腰痛
             腰部閃扭導致腰痛是骨傷科最常見之病種之一。撥正療法甚為有效,此法源于中醫的推拿復位術,經過解剖學等知識總結和提高,很值得推廣,我建議骨傷科醫生都應學習和掌握此療法。我曾不慎扭傷腰部,出現腰腿痛,臥床數天,經服藥、推拿、外洗、敷貼等處理,腰痛有所緩解,但腿痛不減。下地行走,須貓著腰,曲著腿跛行,苦不堪言。后被《健康報》一女記者運用撥正療法,1次治愈。
             此外,針刺放血治療急性腰扭傷亦甚有效。我的博士研究生行將參加畢業論文答辯時,不幸扭傷了腰,又在空調較冷的環境下開會3小時,致腰痛甚。請正骨大夫診治,不采用中醫療法而主張用封閉療法,患者不愿意,由另一中醫用按摩法治療不效,終于接受另一位醫生用封閉加按摩治療。凡更三醫而腰痛更甚!臥床不起,翻身都十分困難。更慘的是腰肌間歇性掣痛,其痛如割,從臥室到洗手間,距離不到10尺,由人攙扶加柱拐棍,走了20多分鐘!我十分焦急,要求答辯推遲6天,但這樣的病情,5天能治好?5天不愈只能延期畢業了!第2天我想到針灸學教授靳瑞同志,請他診治。這已是第4診:選針人中一穴,進針后行瀉法,令患者伸動雙腿,并逐步稍加大腰腹轉動幅度。本來不易伸直的腳伸直了,腰部掣痛減輕了。術畢出針后患者已能緩慢地翻身。第2天可以起床,于室內扶杖緩行。隔日再請靳教授為之施針。靳教授令患者扶門站立,刺右側委中穴放血,刺中拔針,血射如注,約五六毫升,按壓止血后,令患者作提腿、轉腰等動作約數分鐘,臥于床上再針左側陽陵泉一穴。前后3天治療2次,只針三穴。患者第4天已能下樓行走,按原定日期完成費時1個上午的論文答辯,我乃如釋重負!這一病例生動地說明,我們有些中醫舍己之長,拾人之短,結果不但無效,反使病情加重。甚至由此得出中醫不能治急癥重癥的錯誤結論!患者的妻子是西醫,目睹治療經過及其效果,她說:“中醫簡直太神了!”這是由衷之言,她深知西醫對此病的治法及其效果,決不能與靳教授的治療相媲美。3天來我亦為之處方:①桂枝湯(上午服),②張錫純氏活絡效靈丹加味(下午服)各3劑,但只起配合作用耳,立桿見影者針術也。

      熊猫彩票网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th id="xttvf"></th>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th id="xttvf"></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