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th id="xttvf"></th>

      24小時咨詢熱線

      (86)4006776668

      知已郵箱

      [email protected]

      首頁>專家委員會>專家談治未病
      專家委員會

      專家談治未病 2016-05-23 17:01:20

      國醫大師魯兆麟 三陰三陽系統


        《傷寒論》三陰三陽與《內經》三陰三陽存在著先后關系,《內經》三陰三陽在先,《傷寒論》三陰三陽在后。《傷寒論》的學術淵源一直存在兩種說法,一是源于《內經》;二是源于《湯液經法》。持源于《內經》者必以《傷寒論》自序為本;持源于《湯液經法》者必因皇甫謐《甲乙經》而成說。然《傷寒論》自序有真偽之辯,《湯液經法》蹤跡難尋,誰是誰非,真假難斷。
        1.《內經》與《傷寒論》三陰三陽之異同
        若以十卷本,即398條的節本《傷寒論》來看,《傷寒論》對“三陰三陽”無過多的陳述。倒是《傷寒例》征引了《素問·熱論》有關兩感的內容,原文雖較《內經》有所出入但大義不韙。
        縱觀《傷寒論》398條,除每篇中專有名詞“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厥陰病”、“傷寒”、“中風”等類似名詞在字形上相似以外,《傷寒論》與《內經》相同者甚少。下僅以《素問·熱論》所論“三陰三陽”病與《傷寒論》提綱證做一對比以示兩者三陰三陽病的異同。
        “傷寒一日,巨陽受之,故頭項痛腰脊強。”
        “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二日陽明受之,陽明主肉,其脈俠鼻絡于目,故身熱目疼而鼻干,不得臥也。”
        “陽明之為病,胃家實也。”
        “三日少陽受之,少陽主膽,其脈循脅絡于耳,故胸脅痛而耳聾。”
        “少陽之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
        “四日太陰受之,太陰脈布胃中絡于嗌,故腹滿而嗌干。”
        “太陰之為病,腹滿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時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結硬。”
        “五日少陰受之,少陰脈貫腎絡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
        “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也。”
        “六日厥陰受之,厥陰脈循陰器而絡于肝,故煩滿而囊縮。”
        “厥陰之為病,消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饑而不欲食,食則吐蛔,下之利不止。”這樣的對比可使人們直觀地看出兩者的差異。
        《素問·熱論》有每日傳經之說,《傷寒論》則無。并謂“傷寒二三日,陽明少陽證不見者,為不傳也。”《素問·熱論》有經脈循行之說,《傷寒論》則無。如果將《素問·熱論》與《傷寒論》對“太陽”、“太陰”二者視為相同,那么“陽明”、“少陽”、“少陰”則是部分相同,且需要求諸《傷寒論》提綱外的條文,而“厥陰”則基本不同。有關《素問》三陰三陽與《傷寒論》所論不同,清代柯琴看得很清楚,《傷寒論翼·六經正義》“夫熱病之六經,專主經脈為病。但有表里之實熱,并無表里之虛寒”、“但有可汗可泄之法,并無可溫可補之例也。”
        我們不能對《素問·熱論》與《傷寒論》中“三陰三陽”做出逐一的甄別,因其不是本文的重點。只想告訴大家《素問·熱論》與《傷寒論》的最大不同是:《素問·熱論》三陰三陽病下無“證”,而《傷寒論》在三陰三陽病的框架下構建了“證”。《傷寒論》將“證”納入三陰三陽病之下,從而創立了“三陰三陽辨證論治體系”。
        《傷寒論》“三陰三陽辨證論治體系”的創立,使得《傷寒論》比《素問·熱論》具有以下的優勢:其一,直指臨床遣藥組方。熟悉《傷寒論》的人都知道在三陰三陽病之下是不能論治的,只有到了“證”才能遣藥組方。其二,三陰三陽病證網絡。“證”的引入,使“病”、“證”之間縱橫交叉,構建了三陰三陽病證網絡。出現了“二陽并病”、“三陽合病”之專名,以及有合病之實的“三陰合病”。《傷寒論》“三陰三陽辨證論治體系”的創立意在引入多體的問題以闡明復雜的疾病現象,指導人們正確治療。只要我們換一下角度去觀察《傷寒論》就會發現《傷寒論》中許多的條文都涉及多體問題:
        “太陽病,下之后,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
        “下之后,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脈沉微,身無大熱者,干姜附子湯主之。”
        “發汗后,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
        《傷寒論》中很多條文是在言汗、吐、下、火逆之后的證治,每一條原文的開端首冠以某一誤治或幾種誤治。多年以來人們少有探討張仲景如此論述的原因,且多隨文釋義地將汗、吐、下、火逆解釋為后見諸證的原因。這一做法雖有一些合理的成分但不乏牽強得有待商榷之處。如:
        “發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湯。若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子甘草石膏湯。”
        這兩條方證一致,惟有汗、下之分。如果以線性關系來解釋汗、下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的原因,則明顯不妥,因汗、下的概念完全不同,對機體所造成的損傷亦不應相同,然而所出現的證卻完全相同。所以,汗、下與“汗出而喘,無大熱者”是一種非線性因果關系。汗、下法的實施改變了疾病原有的發展趨勢,引起了新的混沌狀態。張仲景言汗、吐、下、火逆的本意我們難以考究,但汗、吐、下、火逆引入了多體的問題,引發了混沌狀態是肯定的。劉渡舟教授于晚年得出:“一談到‘變證’,大家都認為來自于汗、吐、下的誤治,其實大多數是張仲景巧立名目,借水行舟,為了使‘辨’活潑潑的來往自在。”
        2.“三陰三陽系統”是有別于“陰陽系統”的新形式系統
        一陰一陽是一個形式系統,它的初始符號即是陰爻與陽爻。我們祖先關于“類”的認識也就是從“陰陽”開始。《周易》由陰爻與陽爻組成的八卦及由之演化出的六十四卦導源于更古老的“數字卦”,它是對數字卦進行抽象與歸類的結果。“爻畫與數字的根本性區別是爻畫有確定的陰、陽屬性,而數字出了數量的區別,沒有任何屬性。因此,由陰、陽爻畫為初始符號構成的卦體,便有了象性和象意的特性。”隨著陰爻與陽爻的誕生,意味著中國傳統文化中占主導地位的陰陽思想形成。也標志著我國以推類為特征的符號系統的誕生。
        “三陰三陽系統”是一個有別于“陰陽系統”的新形式系統,無論其是一陰一陽這一形式系統的發展抑或是與一陰一陽這一個形式系統同時出現的系統。人們借助這一形式系統首先建立了“天人合一”的整體觀;并以“三陰三陽”這一框架對人體結構、生理功能、病理變化、致病因素、疾病種類等進行了新的劃分或闡述。
        其一,陰陽量化更趨細致。將一陰分為三陰,將一陽分為三陽有一種量化的趨向。《素問·至真要大論》所云:“陰陽之三也,何謂?曰:氣有多少,異用也。”
        其二,闡述人體生理功能。《素問·陰陽離合論》“是故三陽之離合也,太陽為開,陽明為闔,少陽為樞。三經者不得相失也。”“是故三陰之離合也,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樞。三經者不得相失也。”
        其三,構建臟腑經絡系統。以三陰三陽對經絡進行命名,并建立臟腑與經絡間的聯系,從而構建臟腑經絡系統,使人體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一個有機整體。
        其四,闡釋疾病發生、發展、治療、預后。《素問·熱論》“傷寒一日,巨陽受之,故頭項痛腰脊強。二日陽明受之……”此論疾病之發生與發展;“三陽經絡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藏者,故可汗而已。”此論疾病之治療;“三陰三陽,五藏六府皆受病,榮衛不行,五藏不通則死矣。”乃論疾病之預后。
        其實“三陰三陽”不過是一個形式系統,可以用醫學經驗或名之為理論的東西去填充它解釋它。它像“陰陽”系統一樣是對事物的一種分類,是我們藉以工作的一個框架。只不過“三陰三陽”的分類更細致一些,還有“陰陽”系統所不具備的東西。
        綜上所述,“三陰三陽”解決了“一陰一陽”不能解決的問題。“一陰一陽”只是對事物屬性的劃分,它不能像“三陰三陽”那樣構建出天地人合一之整體觀,難以將人體解釋為一個有機的整體,闡述復雜的生理病理現象。《傷寒論》引入“三陰三陽”的目的乃在于創建“三陰三陽辨證論治體系”,而“三陰三陽辨證論治體系”的創立,有利于闡釋復雜的疾病現象,特別是“證候”的引入更有利于疾病的治療。
      醫金針老師講座文稿(轉貼)
      由一元盈縮說失眠治療

      各位女士們,先生們,下午好。感謝大家將自己的寶貴時間拿來,聽我的講座。養生講座,雅俗共賞,在座既有專業中醫醫生以及經典中醫愛好者,也有不在中醫行內,僅是關心健康的人們。因此本次講座分為兩部分,首先通俗的說說失眠及其相關的養生治療,這是對多數人講的,完后就進行經典中醫有關一元盈縮的介紹。前者是下里巴人,希望和合著眾,后者是陽春白雪,有些枯燥,希望內行們喜歡。

      第一部分

      這一部分分為三個方面,即

      (1)心法的理療。
      (2)飲食與起居。
      (3)方劑與藥物治療

      一個合格的中醫醫生,應該同時具有三個方面的角色,用大家熟悉的西方文化進行表達,那就是,第一要是個牧師,第二要是個心理醫生,第三才是個開藥動手術的醫生。

      一個人活在世上,首先要每日檢討自己的心法。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君子朝乾夕惕。朝乾,是說每天早晨出去做事要用乾道搏擊。夕惕,是說每天晚上回來,要對一天的行動進行總結,看看自己的心法是否應于天地一氣的盈縮之道。早晨太陽出來,天地一氣逐漸放盈,午后太陽西行,天地一氣逐漸收縮,太陽落山以后,天地一氣即進入閉藏。天地每天向人演示變化的盈縮之道。人體一氣合于天地一氣,人,對人,對己,對事,對物也應當該進的進,該退的退,該大的大,該小的小,該聯的聯,該斷的斷。要知道進擊,該出手時就出手。要知道收藏,不要把一切都揮霍光。要知道韜光,潛龍勿用,練己待時。要學會決斷,要知主客已定凡事皆有定數。要知道事物發展的必然性。在紛繁與斑斕之中,要能看穿,放下。

      所有失眠者,若自己身體無礙,起居尚可,皆是心法錯用,是關于人生的歷練與體悟不夠,是不愛己的表現。不要看書,人生識字糊涂始,劉項原來不讀書,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遇到失眠后,要仔細分析近來主客所有的事情,找到癥結,積極解決,該斷不斷,反受其亂。實再解決不了,假以時日,事緩則圓。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并作,吾以觀復。看云生云滅,看潮起潮落,看天下之大開大合,看公司之小開小合,胸中湛若晴空,這樣,難道還會有失眠嗎?

      生活中要有用來剎車,用來提醒,用來舔愈傷口,用來跨越障礙的詩詞與口頭禪。經常的哼一哼,很有用。譬如紅樓夢中的好了歌。氣餒了就念滿江紅,膽怯了就誦單刀會,離婚了就歌文姬歸漢,懷念了就唱四郎探母,辭職了就想文昭關,疲倦了就哼漁舟唱晚,懷才不遇就吟李白的古風,將情感抒發出來,這樣心情就順了。

      其二,要建立起居,飲食與生活的良好習慣,晚睡不可過12點,因子時一陽生,不能錯過每日陰聚陽生的這一過程,否則對身體不利。美酒,佳肴皆穿腸毒藥。蛾眉皓齒是伐性利斧。貪涼飲冷,禍及后天之本,以上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南方雖熱但空調不可多吹,多吹對身體不利。

      四大謊言:

      (1)上火   中土不樞,火浮水沉,火浮之時,世人謂之上火,于是傳媒廣告,飲料商家大肆兜售苦寒之品與冰鎮飲料。浮火無根,愈滅愈盛,而中下之寒也隨之大增,待寒邪直搗黃龍,則人之生機息也。

      (2)多飲水   要多飲水,殊不知水的代謝不比食物的代謝來得容易,飲水的原則是,不渴不喝,喝要細飲。不渴證明身體不需要水。不需要水為什么要飲水?現在的感冒咳嗽,一多半是外寒內水的小青龍證。大內科中十有七八是脾土濕,治要燥土利水。既然脾濕已阻礙運行,為什么還要飲那么多水?紅顏永駐的關鍵在于暢旺營衛。飲水多會造成水濕不化,內濕形成,不得流通,必會形成外燥,外燥不可能紅顏潤澤。美容的核心是氣色美容,色是氣之外華,氣不至而色至,只能是死色。內已枯槁,外面每天涂抹,粉刷千元以上的化妝品,有什么用?只能是自欺欺人。

      (3)缺論    缺鋅,缺鈣,缺鐵,缺硒,缺維生素,叫利益驅動的醫生說,那缺得多了。過去的人無鈣片,無維他命,只是單純正常吃飯,為什么卻活得旺旺的?關鍵只有一點,那就是脾的吸收問題。只要使脾的吸收能。力正常起來,一切皆可從飲食中均衡取來,無需另外單補,若脾濕吸收能力下降,即使吃龍肝鳳髓都不行。有關專家與商家,卻閉上眼睛不說脾的吸收能力,也不解決,就像美國人在中東以武力向伊拉克輸送民主,給伊拉克補鈣,現在伊拉克民主了,你看伊拉克局面多好!到處響槍,殘垣斷壁。上述這些欣欣向榮的鈣維工業,販賣的只是概念。所利用的是普通百姓的善良與無知。

      (4)體檢論,體檢的各項指標就像個緊箍咒,每天量血壓,每天測血糖,除了蠱惑自己,有什么用?我勸諸君要仔細研究中醫與西醫,要研究現代中醫與經典中醫,因為這中間存有不少的偽善,需要認真地理論,又因為這是有關養生與健康基本認知的最重要的問題。
      其三,如何治療失眠?請看下列方劑:

      失眠常用方劑:

      (1)傷食不寐    保和丸  山楂,神曲,陳皮,半夏,茯苓,炙甘草,連翹,萊菔子,生姜,大棗。

      (2)心下痞,不寐  半夏瀉心湯  半夏,黃芩,黃連,干姜,人參,甘草,大棗。

      (3)上半夜不能入睡,陽不能入陰  暖水燥土兼降金水。
      砂半理中湯宜之。砂仁,半夏,附子,茯苓,人參,干姜,白術,甘草。

      (4)下半夜易醒,醒后難以入睡

      柴芍二陳龍骨牡蠣湯。  柴胡,白芍,陳皮,半夏,茯苓,龍骨,生牡蠣,甘草。生姜。  亦治睡眠淺。。易驚醒是有下寒,中下寒,加姜附。一部分人服溫陽藥后,睡眠改善,但易早醒,是因陽升稍過,或含藏不足。

      天魂地魄,地魄不收,神魂不藏,夜不能寐。病陰虛。

      地魄湯  半夏,牡蠣,玄參,麥冬,五味子,白芍,炙甘草

      晝日煩躁不得眠,夜則安靜,干姜附子湯主之。

      (5) 土濕木郁,神魂失藏,虛煩而不得眠  酸棗仁湯  炒棗仁,川芎,茯苓,甘草,知母

      (6)火泄煩生,不得臥  黃連阿膠湯  黃芩,黃連,阿膠,白芍,雞子黃。

      (7)陽明腑病,胃家實,不得眠    調胃承氣湯,小承氣湯,大承氣湯。百合地黃湯,溫病諸承氣湯。

      (8)傷精失眠    桂枝龍骨牡蠣湯  桂枝,白芍,生姜,甘草,大棗,龍骨,牡蠣

      (9)陽衰土濕,身重,心下悸,不寐  半夏麻黃丸  半夏,麻黃。

      (10)胃氣虛逆,衛行于陽,卻不得入陰,故目不得瞑    半夏秫米湯  半夏,秫米。

      (11)頑固性失眠    柴胡桂枝干姜湯  柴胡,桂枝,干姜,天花粉,牡蠣,黃芩,甘草。

      桂枝湯    桂枝,白芍,生姜,甘草,大棗

      (12)相火上擾,不寐  小柴胡湯  柴胡,黃芩,人參,半夏,生姜,甘草,大棗。  

      黃連溫膽湯  黃連,竹茹,枳實,陳皮,半夏,茯苓,甘草,生姜,棗。

      (13)少陽病,下利,咳而嘔渴,心煩不得眠。  豬苓湯  阿膠,滑石,茯苓,豬苓,澤瀉。

      (14)土濕胃逆,相火不藏,驚悸不寐  金鼎湯  茯苓,甘草,桂枝,白芍,龍骨,牡蠣,半夏。

      (15)土虛,微畏寒,不寐    茯苓四逆湯  茯苓,人參,干姜,甘草,附子。

      (16)血虧不寐    桂枝膠苓湯  桂枝,當歸,白芍,阿膠,白術,茯苓,干姜,甘草。

      (17)水氣滯胸,郁成濕痞,凌侮宮城,致心神煩擾,不得眠睡。  小半夏加茯苓湯  半夏,生姜,茯苓,陳皮。

      苓桂術甘湯  茯苓,桂枝,白術,甘草。

      (18)中虛,金不能收,不寐  半夏厚樸生姜人參甘草湯
      第二部分

      火神鼻祖鄭壽全先生對醫學的不朽貢獻是,已悟到一元盈縮,并倡導一點元陽真種子,這是仲景之后,除黃元御先生之外,無人可及的。但壽全先生詳于水火,而略于金木,使初學者在接觸這位樂山大佛的三本著作之后,首先會意的是溫陽,用四逆湯,于是逢人附子,治療每多不愈。

      不寐是陽氣在上,不能潛藏。陽明主合,合太陽少陽,陽明為關,陽從此下,陰從此上。欲得陽氣潛藏,必有陽明順降。這是治療失眠的關鍵。

      陽明之病,脈實大而不得臥者,少陰之負趺陽也。少陰之病,脈微細,但欲寐,是趺陽之負少陰也。欲得陽明和降,需少陰負趺陽,但又不可過負趺陽。這是仲景的核心思想。

      要想治好失眠,必須全面了解五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五行是一元盈縮的具體過程,人體左路陽生陰長,右路陽殺陰藏。按坎離立極的文王后天八卦,從坎開始,由艮震巽到離,左路陽生陰長,右路從離開始,由坤兌乾,再到坎,右路陽殺陰藏。將八卦的圓形展開,就是伏羲橫圖。伏羲橫圖同時又闡明了卦象的由來,如太極,兩儀,四象,八卦,六十四卦。河圖列出了天地生成之數,實為陰五行,陽五行的生成對應。人體五臟六腑,十二正經合以天之六氣,地之五行,以人天一氣,按十天干序號排列,就有了下文的諸多名稱。

      克土者木也,甲木足少陽膽,乙木足厥陰肝,火為陽而水為陰,水中之氣是為陽根,陽根左萌,生乙木而化丁火。火降陽清則神發焉。神旺于火,但究其本原,實胎于木。陽氣全升則神旺,陽氣不升則神衰。木處于陽升之半,神之初升,是謂之魂。魂藏于肝而舍于血,肝以厥陰風木生于癸水,癸水溫升而化血脈,血者,木之精津,魂之體魄也。癸水溫暖,則木榮風恬魂安。水寒溫氣匱乏,根本失養,升發之氣郁遏,乙郁克己,則現腹痛里急,郁而怒則生風燥,這是因為六經之氣,不病不現,病則氣現。病則生風,風性疏泄,于是出現消渴,淋瀝,泄瀉,下痢,崩漏,帶下,遺精。因郁而欲泄,欲泄而又郁,木愈郁而風愈旺,風愈旺而盜泄愈烈,勝復之中,郁終占上風,這就是木郁風動的特點。風動則干,于是燥生,風燥損耗肝血,于是營澀。肝應春而主生,病者,皆生氣之不足,萬無生氣有余之說,觀今世治肝郁,青皮,郁金,香附,龍膽瀉肝等常用,奮力砍伐肝木,不知肝之郁氣也屬寶貴,實際上只行疏升就可以了,不要去壞肝的生升。

      郁遏肝病,使營血燥澀湮瘀,經腑皆病,若血中溫氣存則郁遏而生風熱,于是下熱起焉。若血中溫氣少則風熱不作,僅肝木郁下,未見風熱而純是濕寒。濕寒者,溫氣之衰,風生熱聚者,亦非生氣之旺。總之,肝經痛熱是緣生意不足,溫氣郁遏經腑必見風燥。

      木生于水而長于土,己土左旋,孤藏以灌溉四旁,淫精于肝,淫氣于筋,則化肝木。脾以太陰而抱陽氣,非脾之春生,則木不溫,非脾之夏長,則火不熱,故肝脾雖盛于血,而血中之溫氣,實陽升火化之源也。太陰主升,己土升則癸水乙木皆升,陽虛土濕,己土不能升,則水木陷也。己土不升,水木下陷。戊土不降,則火金上逆。
      甲木足少陽膽,乙木足厥陰肝,肝膽同寄,甲木相火下降,推動乙木精津上升。乙木郁遏不能上升,于是甲木不能下降,經氣壅滿,轉而上逆。少陽甲木化氣于三焦相火,足少陽從頭走足,循胃口而下兩脅,病則經氣上逆,沖逼戊土,使胃口填塞,造成陽明胃土不能和降。

      足少陽甲木病則逆行,上克戊土而刑辛金,胃無降路,則氣逆而作嘔,肺無降路,則氣逆而生咳,肺氣逆阻,則痞塞于胸脅。胃氣逆阻,則脹滿于腹肋。木盛則撞擊而痛生,火盛則熏蒸而發熱。凡自心胸脅肋以上,缺盆頸項,咽喉口齒,輔頤腮顴,耳目額角,一切兩旁痛熱之癥,皆少陽經氣之逆行也。邪輕則但見于左,邪重則并見于右。

      脾為己土,以太陰而主升,胃為戊土,以陽明而主降。升降之權,在于中氣。胃主受納,脾主消磨,中氣旺則胃降善納,善納則水谷腐熟。脾升善磨,善磨則精華滋生。脾升則腎升肝升,水木不郁。胃降則心降肺降,火金不滯。火降水不下寒,水升則火不上熱。是中氣善運,故以無病。中氣衰則升降艱,腎水下寒則精病,心火上炎則神病,肝木左郁則血病,肺氣右滯則氣病。神病則驚怯不寧,精病則遺泄不秘,血病則凝瘀不暢,氣病則痞塞脹滿。四維之病悉因中氣,中氣者,和濟水火,升降金木,道家謂之黃婆,嬰兒姹女之交,非此媒不可。五臟之性,金逆生上熱,木陷生下熱,運用調中補土,自可復其升降。其上下邪盛者,稍佐清金潤木之品,其邪即退。若不知溫中,而僅清上下,則愈清愈熱,非死不可。此今世流毒,不可不察!

      足太陰以濕土主令,足陽明從燥金化氣,濕為太陰本氣而燥為陽明化氣, 燥易消而濕易長,是以陽明之燥每不敵太陰之濕。當世之人,胃陽衰而脾陰旺,十人之中,占到八至九位。脾主升清,胃主降濁,土濕而升降不行,清濁易位,致使清氣在下,則生飧瀉。濁氣在上,則生嗔脹。水雖可滅火,但火可生土,而土能堤水。故中氣之治,補氣扶陽,宜用參姜,培土泄水,則加草苓。

      陰盛于下而生于上,火中之液是謂陰根。,陰性沉潛斂收,是以金收而水藏也。先有戊土右降,而后才有收斂為金,閉藏為水。陽氣蟄封于腎,此左路木火生長之原也。戊土不降,金水失其收藏,君相之火不能斂收,泄漏而炎上,火灼心液,真陰消耗,故治陰虛宜助肺胃之降以為金水收藏,不可一味清滋。

      陽盛于上而生于下,水中之氣是謂陽根,木生于水而長于土,上行化為心火,木生火長,全靠己土左旋,至陽之位,有左旋之陰氣萌滋,此右路金水收藏之根本也。脾土不升,木火失其生長,則病下寒。故治陽虛宜助肝脾之升以為木火生長,不可僅溫腎氣。

      陽神秘藏,則甘寢而善記。陽泄而不藏,則不寐而善忘。乙木上行而生君火,甲木下行而化相火,二火本一原同,是升則為君,降則為相也,戊土右降,陽隨土蟄,相火下根,是以神清,膽壯而靜謐,相火下秘,則君火根深而不飛,是以上清,心定而神安。戊土不降,相火失根,則生驚怯,臣敗君危,故魂搖神蕩而不能寐。戊土不降是因己土之濕,濕則戊土上郁,收令不行,火泄而陽飛。大凡脾腎寒濕,皆有驚悸,重則不寐,都是中氣虧虛。當代名醫不解,以為心血不足,心脾兩虛,慣用天王補心,嚴氏歸脾,清涼滋潤,不識升降,所以療效不大。

      血原于脾,升于肝,斂于肺,降于胃,行于經絡,而統于中氣。中氣旺,肝脾左升,血不下泄。肺胃右降,血不上溢。中氣虛敗或中氣濕郁,而不能樞轉,致肺胃逆升,則上流于口鼻。肝脾下陷,則下脫于便溺。血中含有溫氣,血溫則流行條暢,血寒則凝瘀梗塞。瘀而不行,則為癥瘕,瘀而未結,若經絡莫容,勢必外脫。肺胃陽虛,血逆流而不降。肝脾陽虛,血陷泄而不升。肺胃之逆,非無上熱,肝脾之陷,非無下熱,而究其本原,全緣中下之濕寒。故欲調血病,必益血中溫氣,欲調營病,必理營外衛陽。衛氣者,逆則不斂,陷則不發,阻則不通,郁則不運,是營血受病之源。治宜溫中,益氣燥土。

      黃元御先生詳于左路陽生陰長,而略于右路金水陽殺陰藏,以下略為填充。

      經典中醫治病不出兩句話,即左路陽升陰長,右路陽殺陰藏。陰與陽等同,上與下等同,左與右等同,出與入等同,開與合等同,萬物負陰而抱陽,若欲其成立,皆不可臆偏。

      肺主氣,陽者,衛外而固也,固則收,收為陰,陰性涼,故肺氣清涼收斂。肺為水上之源,水谷入腹,胃納脾磨,谷糜化精,歸于脾肝,谷精化氣,歸于肺胃。上焦開發,熏膚充身澤毛,如霧露之溉。氣清則凝化津水,津旺則金潤,水利則土燥。水愈利則土愈燥而氣愈清,氣愈清則津愈旺而水愈利。故止渴之法在于益氣清金,清金之法在于利水燥土。非氣則水不能化津,非津凝則不能生水。水非氣清則不利,氣非土燥則不清,土非水利則不燥。欲燥其土,必利其水,欲利其水,必清其氣,欲清其氣,必燥其土。土居氣水之交,中焦如漚,土司清濁之任。故右路中上,辛金,己土水津之治,常用清金益氣,燥土利水之法。

      水生于金,金清則水生,欲生腎水,必清肺金。肺主化氣,氣主化水,肺中之氣,氤氳如霧,受秋金之令,霧氣凝露,化而為水。水之精藏于腎則為精,水之渣滲于膀胱則為尿。上述肺金化水,是因土燥,陽明庚金,燥土司權,收斂戊土之濕,化而為燥,正如燥秋序接炎夏,雨水變少,氣溫轉涼,露從天啟,是謂燥金變序,白露宵泠。

      金熱清之不去,需益氣清金,肺主氣,氣原于胃,胃降肺方能降,胃熱肺亦會熱,故清降肺胃可一起考慮。 金郁衛不能收,或皮膚腫脹,或咳喘溢飲,或延至下竅不開或不收,治需發表,泄收肺氣。

      土濕木郁,膀胱熱癃,辛金不得斂降,致胸膈煩熱渴生。需用介類清金利水。肺熱水道不利,需清金利水,或輔開啟皮毛,降瀉斂收肺氣。上外無事,水仍不利,因在其內。以水之性,非土木條達,不能獨行。豬苓散之利水,有白術之燥濕土,豬苓湯之利水,有阿膠之清風木。五苓散之利水,有白術燥土,桂枝疏木。腎氣丸之利水,有地黃清風。桂枝疏木。不問土木,徒求豬茯澤滑,扁瞿車通,以至商遂芫戟,非其治也。

      水善藏而火善泄,膀胱州都主藏,三焦決瀆主出。手足少陽相火,根于癸水,秘藏癸水之中。癸水不藏,甲木升炎而病消渴,三焦下陷而病淋瀝。三焦之火秘于腎臟,則癸水溫而壬水清,三焦之火不能秘而在膀胱,則癸水寒而壬水熱。于是膀胱熱澀。

      水火相交,爰生濕氣,土位在中,胃燥脾濕。土生于火,而土之濕氣,實化于水。火盛則土燥,水盛則土濕。若水不勝火,則濕不勝燥。而人之衰,是火易消而水易長,燥易減而濕易增。故欲求長生,燥土制水,才是不易之治。

      入腑則吉,緩用承氣,瀉其腑實,外無別慮。入臟則兇,急用四逆,溫其里寒,遲則不全。 然入腑失下亦有死者,時機不可過緩。入臟急溫,仍有不濟,水木克賊,陰陽格拒。

      脾經濕熱,阻礙肺胃和降,要清脾濕熱,輔以開行營衛。脾濕而腎水耗散于脾土,需燥土并斂收脾肺之精,水寒而腎水盜泄于肝木,需溫少火并斂收腎元,水寒土濕木郁,治以暖水燥土疏木。水寒木枯,需暖水潤木并收攝腎精。腎水寒冱,放膽使用附子。水凝結硬,先不可徑用附子,因徒增下熱,于治無補。先用理中燥土暖中以克寒水,凝結得化,再用附子。人身上為氣分,下為水分,右寸關脈大,需清泄收降,虛大需補氣斂收。右關大,需降收陽明,右尺大需溫聚閉藏或清收下陷之相火。男女少腹是天三地界,治要水木并舉。

      腎無閉藏,一因金不能清肅。金為水母,火中之液是謂陰根,陰生于火中,斂收潛降才能為陰,火旺金燥不能清降,衛氣不斂而病陰虛。清可斂,降收亦可斂,若金熱,當清之,若金燥,當潤之,若金郁,當瀉之,金之精,當守之。一是復其中焦樞軸,使脾升胃降,胃降則在上之痰水滯氣可降,胃降則君相之火可降。胃降則肺降,胃不降則肺不能降,肺不降則天一不能降收。胃熱當清,胃寒當溫,胃逆當降,胃虛當補,腑實當奪。脾濕當燥,脾陷當提,脾精當運,脾耗當收。舊之知柏辯論,其實全在肺脾,褒者持其效,不說肺脾。貶者持其弊,亦不說肺脾,知柏效用在于肺脾,于腎無涉。因涼收坤兌,故而可聚為坎水。一是腎者主水,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水涸木枯,治在清降,斂收金水。水寒木枯,治在溫暖腎水。腎者主水,如湖如海匯為腎水,不是直接向湖里加水,那是無源之水。過去對玉女煎,金水六君,知柏地黃,麥味地黃,左右歸飲,二三四妙在某些情況下之所以有效的解釋是混亂的。腎者藏精,腎主閉藏,癸水易寒,癸水無熱,癸水宜溫。所說之腎熱,實際上是癸水寒而壬水熱,君相右降,不能從壬水中繼續收斂,進入癸水命門,收聚為元陽,治當清壬水之熱,雖癸水寒而不能急用附子,待壬水清后再用附子。癸水宜溫養,腎精宜閉藏,因此除非寒冱,若用桂附,只宜少量。并非只是少火生氣,大用則壞其閉藏,助肝木盜泄,這是各種慢腎久治不愈的原因。 方書所論腎陰之藥,如生地,熟地,枸杞,二至,皆為入肝之藥,并非腎味,腎陰是指腎之閉藏,腎陽是指腎中元陽,閉藏之陽。因此,腎水不足,從天一生水,上收中降下藏,腎精不足,溫養腎氣,注意閉藏。一是斷乙木之盜泄,是腎精腎水能藏的主要方法。腎主閉藏而肝主疏泄,治肝:郁者疏之,虛者養之,熱者清之,燥者滋之,瘀者行之,結者破之,苦急者甘緩酸斂之。

      陰精不足,有時需要整個右路進行收藏,這一點在眼睛青盲,糖尿病,腎病,青少年學習西方文化,手淫造孽所致的傷精,甚為有用,需要陽殺時,再殺。不需陽殺時,直接斂收歸腎,腎為五臟六腑而藏精。

      滋陰?陰不能滋,滋,六氣中有個燥字,燥者滋之。降火?在上之火皆相火,欲得火降,必肺胃得降,滋陰不能降火。補陰?陰不能補,何為陰?下降,斂聚,守定,藏精起亟為陰,陰是個收藏過程,陰如何補?補水?水不能補,何為水?下降為陰,積陰為地,陰聚為水,補水是直接向水潭里倒水?伐陽?陽氣者,若天與日,失此則折壽而不彰,伐陽即是伐命,故不能伐陽。

      清升濁降,全賴中氣,中氣虧虛,樞軸無力,則會胃逆脾陷,戊土不降,甲木失根,神魂飄蕩,此驚悸眩暈不寐所由來也。君相升炎,肺金心神被擾,此燥渴煩躁所由來也。收令不遂,清氣湮郁,此吐衄痰嗽所由來也。胃膽壅逆,此痞悶膈噎所由來也。君火不收則心煩,神亂,不寐。君火飄散,則心懸神悸。相火升泄,則口瘡,吐衄,牙痛,咽干,口苦,目眩,發落。相火飛騰,則膽破魂驚。凡此諸證,皆需溫中燥土降肺胃,其火旺金熱,佐以清斂火金即可。脾陷則為泄利,脫肛,帶下,胎墮,便血,尿血。也應溫中燥土,并暖水斂火,溫升肝脾。
         
      陽衰土濕,中氣湮郁,升降失位,使火金上逆而水木下陷。入夜陰旺濕增,心腎會愈加格拒。子夜陽生之際,木氣萌生,不能上達,又致溫氣下郁,于是興陽而夢泄,女子夢交,男子遺精。
         
      右路斂降,收而為陰,藏而為水。君相斂收進入癸水,是謂元陽,實為陽根。火根在坎,癸水上升而化丁火,癸水化火,陰升而化陽。離火之中,聚有陰精,實為陰根。水根在離,丙火下降而化壬水。丙火化水,陽降而化陰。戊土不降,火不交水而病上熱;己土不升,水不交火而病下寒。若火盛土燥,則水枯而病熱,是陽明病,胃家實也。若火衰土濕則水旺,寒水侮土則病寒。火易衰而水易盛,濕易長而燥易消,火衰土濕,癸水泛濫而丁火奔騰,水盛龍游,是因寒盛于中下也。
         
      火蟄于土,土燥則火降而神清,土濕則火升而心煩。土生于火,火旺則土燥,火衰則土濕,凡太陰之濕,皆君火之虛,虛而不降,則升炎而上盛,方其上盛,正其下虛。是以仲景黃連清上諸方,多與溫中暖下之品合用。瀉火清心,使用黃連,應中病應止,因黃連寒中。方書曰黃連厚腸止瀉,又曰久服黃連可從火化,是囈語也。
         
      水能滅火而土能克水,人壯盛之時,以火生土,以土堤水,致水不能盛,此即少陰負趺陽也。及致年長,因病,體虛,奔波,以及生活胡作亂為,體質漸衰,陽火日虛,火不能生土,火土俱虧,土虛不能堤水,必致寒水上凌,遂得壞土堤而滅陽火。則人死也,人幾乎全是死于火土兩敗而水盛。此時燥土補中可以堤水,使不泛濫。暖水溫腎可使君火歸根。君相歸根則上熱自清,火能歸元則其下自溫。故欲調水火,必先治土,
         
      水寒土濕,乙木郁陷而生下熱,病則傳其所勝,乙熱攻逼己土,己土受之,濕亦化熱,濕熱因土能勝水而傳膀胱,膀胱寒則遺溺,熱則癃閉,于是小便黃色而不利。此時若外感風邪,致皮毛郁閉,金郁不開,太陽不開,必致膀胱瘀熱,下不能瀉而表不能散,濕熱熏蒸,必致發黃。乙木陷于壬水,積郁莫散,則少腹脹滿而膀胱急迫,木郁陽陷,常足心發熱而身覺惡寒。 凡男子遺精淋濁,女子帶下崩漏,皆水寒土濕,肝脾郁陷。
         
      少陰水火同經,水盛則火負,火盛則水負。水能滅火,但當火旺土燥之時,反而陰耗生燥,水不能盛。君火下蟄,則心清而善寐,君火不收,則心煩而不寐。君火不收,一是火盛土燥,一是中土不樞,火浮水沉,癸水下旺,丁火上炎,也會不寐煩生。

      熊猫彩票网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th id="xttvf"></th>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sub id="xttvf"></sub>

              <th id="xttvf"></th>